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边的人都在相互试探,都不敢动手,精灵族的几位长老是怕那个高阶仙王出手,而血宗的两位长老也怕自己的少主镇不住他们,突然对自己出手。

    他们对持了很久,大家都是打嘴炮,过过嘴瘾,都没有敢出手,都在等,一个等血玉蟒,一个在等血灵清醒。

    不过最终血玉蟒来了,血灵也没有清醒,平衡瞬间被打破,血玉蟒二话不说就动手了,直奔三人而去。这让两位血宗长老可慌了神,血灵还没有醒来,本来就打不过对面的情况下对手又来了一个强劲的助力,他们赶紧搬出来血宗这个名头,希望对手能放他们一马。

    但是血玉蟒这种上古凶兽,管你是什么门派,杀就完事了,继续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两位长老也没有办法,只能血战,可是他们与血玉蟒的差距太大了,直接

    就把一位长老给吞了,另一位长老一看情势不对,拉起血灵就跑。

    在血玉蟒吞那位长老的时候,另一位长老使用血遁带着血灵跑了很远,但是血玉蟒又追了下去,他可是很久没有进食这么强的血食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天天问精灵族要那些精灵液,吃完这一个血食,他感觉实力大增,就马不停蹄的追赶了下去。

    血灵和另一位长老一路潜行,他们想要逃脱,可是最后他们还没没有逃脱血玉蟒的手掌心,被发现了位置。血玉蟒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了上去,就在那位血宗长老以为自己要步刚才那位长老的后尘的时候。

    血灵清醒了,瞬间高阶仙王的威势爆发,挡住了血玉蟒的一击,因为当时血玉蟒还没有消化完体内的血宗长老,境界才是仙王六阶,而血灵虽然是五阶,但是因为修为扎实,实力不比普通的仙王七阶差,所以血玉蟒在吃了几次亏之后就放弃了,回到了精灵族。

    血灵就带着被吓傻的血宗长老一路向中州方向飞去,刚飞不远,血灵就昏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就又变得浑浑噩噩了。血宗的长老也终于缓过了神来,他真是庆幸自己没有丢下血灵,如果丢下了,大家都要死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赶紧打晕了血灵,然后背着就走,他可不想再遇到那个大蟒蛇,太可怕了,自己差点就被吞了。

    而这边,血玉蟒回到了精灵族,就开始漫天要价,因为他认为自己打跑了入侵者,自己消耗了体力,就需要精灵液来补偿,没有办法精灵族的几位长老迫于他的淫威把最后的千年精灵液给了他。

    血玉蟒这才惬意的离去,没过几天他就突破了,当时长老们觉得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他强大了,这里也就相对安全一点,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就被齐天宇给弄死了。

    齐天宇听完也是感叹,竟然跑了两个,而且还跑了一个最重要的,不过听朱涵说的,那个血灵已经变成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废物,齐天宇也是一阵冷笑,就这样被自己吓傻了,而且他还是血宗的直系血脉,血宗也不过如此嘛。迟早有一天,我会把血宗、玄蛇卫这两个毒瘤连根拔起,同时把黑玄也给灭了,还世间一个太平。

    看着天色也不早了,而且那些老头还没有出关,齐天宇就离开了,他要去看看岳云风等人醒了没,可别现在还没醒,那就耽误明天的行程了。

    不过还好的是,当齐天宇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醒了,而且都在修炼消化体内的灵力,看到这里齐天宇就回去了,就让他们修炼吧!然后留了一张纸条给他们,让他们修炼完毕后赶紧休息,明天出发。

    通知完所有人后,齐天宇就回去了,发现几女也在修炼,他也就没有打扰她们,然后在旁边找了一个位置盘坐了下来,开始修炼了。

    与此同时,血宗的那位长老也终于背着血灵到了血宗的分部,见到血宗分部负责人的一瞬间,长老就昏了过去,他太累了,几天几夜他都没敢停下来休息,他怕被那个血玉蟒跟踪,然后被猎杀成为食物,不过还好终于到了自己的地盘,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血宗分部的负责人一看二人昏倒了,赶紧派人找医生过来看,并把他们送到了床上。

    医生也是个修仙者,他过来看了血宗那个长老之后,说无碍,只是消耗过度了而已,只要好好休息,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而且血灵嘛,问题就有点大了,医生也不隐瞒,就直接告诉了这个负责人,说已经被心魔侵蚀了心智,能够时而清醒,是因为他的实力很强大,但是恢复的机会太渺茫了。

    估计需要天下最强的静心神物,辅助他修炼十年,才有可能将这种心魔驱逐,否则无药可救。这让负责人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位是谁他可清楚,那可是准少宗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过现在的事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还是把他们送回血宗总部吧!说不一定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医治好血灵,自己可不能让他在这里耽误太长的时间,否则错过了最佳医治时间,那自己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等血宗长老醒了,那个负责人就对他说准备送他们回宗门,毕竟这里穷乡僻壤,救治不了血灵。血宗长老听后也是点了点头,他虽然知道这个分部负责人是怕以后出了事担责任,但是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的对,也许只能到宗门内,宗主才有办法医治准少宗主吧!

    事不宜迟,夜晚,那个负责人就从自己的手下中挑选出了几个精明能干的,又找了两辆马车,一路护送着血宗长老和血灵向着血宗宗门所在的位置出发了。望着离去的马车,那个血宗分部的负责人也是松了一口气,这烫手的山芋终于丢出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