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唔,看来你也知道了,起来吧!不要让其他的人看到,那样就不好了,你还是赶紧告诉我长老们去哪了吧!”齐天宇看到朱涵这个样子,就知道一定是那几个老头告诉他们了,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他们是长老候选人,知道也无所谓,只要他们不乱说就行了,他相信那些老头早已经交代过了。

    “您找几位长老有事吗?他们刚刚闭关研究功法秘籍去了,好像在相互印证,估计要在里面一天了。”朱涵听到齐天宇又问了一遍,也是略显尴尬,自己怎么一紧张就忘了回答了。

    “奥,那好吧!既然他们闭关了,我也就不打扰了,你有空吗?我们一块聊聊天,我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齐天宇本来是想帮助这些老头相互印证的,没想到他们那么积极,早早的就去闭关了。那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就和这个小子聊聊天,顺便理解一下精灵族的事。

    “有空有空,那我们去那边的亭子里面聊吧!还可以喝喝茶,大帝请!”朱涵一听也是很高兴,能和这种人物聊天简直是他三生都修不来的福气。

    齐天宇也就跟随着他到了亭子里,然后几个精灵族的女子就过来倒了一些茶,看来朱涵这小子地位还不低,虽然是预备长老,但是也有了几分架子。

    “朱涵,你们精灵族的守护神兽有几个子嗣,我记得当时杀了一个小的。”齐天宇平淡的说,好像感觉杀死一头上古凶兽跟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回大人的话,一个,但是几天前也失踪了,原来是被大人杀了,不过杀了那畜生也好,要不然它成年了还会来精灵族作乱。”朱涵刚开始有些震惊,后来也平淡了下来,开玩笑,这位可是逐天帝,就算现在实力大不如前,也不是这些阿猫阿狗可以伤害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本来还想着如果他的后代没有全死,我就去帮你们除掉呢!现在看来你们也安全了,等我把命令传出去,你们就能好好的发育了。”齐天宇一听,然后就放心了,那些畜生都死了最好,贪得无厌的家伙,他可不想自己走后,精灵族又被血玉蟒的后代奴役。

    齐天宇和他就一直聊关于精灵族的事,朱涵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为长老们说了,以后整个精灵族就要跟着逐天帝了,所以他也没什么隐瞒的。

    “对了,我听你们长老说过,曾经还有三个人来过这里,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冥冥之中齐天宇就是想知道那三个人是谁,而且他感觉与自己一定有关系,所以就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奥,你说的是那三个自称是血宗的人是吧!一个青年,两个老头。”朱涵听齐天宇一说,就知道他说的是何人了。

    “竟然是他们,血宗的人,这也太巧了吧!”齐天宇也是无语了,怎么自己在哪都能碰到那个血灵啊!真是晦气,下次见面一定灭了他,上一次要不是顾忌血宗对玄武王朝的报复,早就结果了这个一直追杀自己的人。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刚回到南阳国就匆匆的离开,害得父亲母亲也跟着提心吊胆。

    朱涵就详细的把血宗的几人在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了齐天宇,让他也是感叹,原来他们那么惨,不过也是活该,谁让他们敢招惹我。

    原来是血宗的血灵和两个老头被自己封印后,一路潜行到玄雷古城,然后要通过这里的迷雾森林入口离开,等进去了迷雾森林,他们三人赶紧破解了身上的禁制,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齐天宇在他们身份弄的禁制管不了那么远的距离,不过他们也是被吓破胆了,直到这里才解开自己身上的禁制。

    他们进入的时候,刚好赶上暴动时期,精灵族启动了阵法,然后整个迷雾森林被迷雾笼罩,他们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行走,虽然他们从中州出来过无数次了,而且也听说过这种情况,但是他们还没有真正的经历过。所以他们也很谨慎,血灵已经变得有些木讷了,神智发昏,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所以只有靠两个老头带着他行走。

    一路深入,终于进入了精灵族的外面,他们被困在了阵法里,两个老头没有丝毫办法,就在里面蹲了三天,也就是第四天的时候,血灵清醒了,问清楚状况,他把自己的另一件辅助秘宝拿了出来,一个像罗盘的秘宝,拥有辨识方向的作用。一行人这才走出了阵法,谁知道刚走出阵法血灵又变得不清醒了。

    两天没有办法只能往前走,没想到出了阵法竟然碰到了精灵族的部落,他们想了想应该是这些该死的精灵施展的阵法,困了他们那么久,一时间愤怒冲向了他们的头脑,然后对着里面就开始叫骂起来。

    接到通知的几位长老也是很恐慌,没想到人类竟然能走到这里,应该是修为不低,他们就一边通知守护神兽血玉蟒一边冲出去要阻挡一二,不过他们出去的时候看到了三个人,一个修为很高,仙王高阶,应该就是靠他才进来的,不过看起来怎么像个弱智,其他的两个老头修为也就是仙王初阶。

    但是几位长老也不敢放松,毕竟后方就是自己全族人的性命,他们才不会因为轻敌,而葬送了精灵族的基业。他们就严阵以待,摆出了阵法,希望可以拖住这三个人,等守护神兽一过来,就好解决了。

    血宗的两个长老看着出来的几人,感觉他们长得真是奇怪,不过模样挺俊俏的,但是他们可全都是仙王级强者,这让他们也是有些慌,不过气势不能输,再说这边还有个仙王高阶的少主呢,还不至于怕了这几个老头。

    所以血宗的长老就开始质问他们,为什么要困住自己,说着就要动手。不过这两位长老也是威胁而已,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血灵什么时候能恢复清醒,不过他们在这里困了这么久,总不能就这样算了,最少也要给点补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