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齐天宇众人都在熟睡的时候,在遥远的中州中心之地,上苍之地,两辆马车快速的进入了一个宗门中,这个宗门阴森恐怖,宗门上面写着两个血色的大字——血宗。

    坐在马车里的血宗长老,也是狠了心,决定要赌一把,是生是死就看自己的苦情戏了。他已经提前往宗门内发了通知,因为他知道这位少宗主的情况很不好,如果再拖下去,估计神仙也难救。不过还好马挺快,都是异种,短短七天就从边界一路赶到了处在中州中心的上苍之地。

    还算没有耽误救治时间,当然是有方法治的话,但是血宗宗主神通广大,已经是半只脚踏入大帝的顶尖仙王,自然不是自己这种初入茅庐的初级仙王能比拟的。

    其实血神在接到通知的时候,就想要去立马救治血灵,因为他可是自己的儿子。不过他自己也知道,就算是自己去了,也没用,这种病不是他能治了的。

    他虽然很愤怒,但是头脑还是很清醒,他得知了自己的儿子是被心魔侵蚀了,就知道这种病需要平心静气的秘宝才行,而自己血宗又以阴邪为主,那些静心的秘宝又全都是正派的法宝,他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救自己的儿子。愤怒让他毁坏了大殿里的建筑物,可是这也改变不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太上长老来到了大殿,这位太上长老身份可不一般,是前任的血宗宗主血雨,也是血神的亲叔叔,他也是刚刚出关,一身实力甚至比血神还要强,本来他是要闭关冲击大帝之境的,但是最终还是不到火候,他就放弃了,也许在以后的战斗中才能有所突破吧!

    没想到自己一出关,就听到手下汇报说自己的侄儿血神在大发脾气,他就赶紧过来看看,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说来也是狗血,这个血灵是血神的儿子,而血神也是血雨的儿子,他们都是强奸了嫂嫂的畜生,果然是一脉相承。但是血神不知道他是自己的父亲,所以在血雨把宗主之位传给自己的时候,特别开心,以后也是特别尊重他,这让血雨很受用。

    不过血雨这个老头精的很,他看到自己的儿子总是对血灵那么好,他就偷偷的采集了一点血灵的血,然后和自己的血放到了一块,没想到竟然完美的融合到了一块,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也不是个东西,不过倒是随我。

    看到血雨来了,血神就收敛自己的脾气,给他行礼,因为在他心里这位叔叔比自己父亲对自己还好,因为他把位子传给了自己。听血雨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他就把血灵的情况告诉了血雨。

    血雨一听就不淡定了,立马把大殿的东西给又砸了一遍,然后对这他就是一阵大吼,怎么办事的,连自己后人都看不好,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血神被训斥这也是不敢说话,虽然自己平时也是不怒自威,杀伐果断,冷酷异常,但是在血雨面前他也不敢造次,只能唯唯诺诺。

    最后血雨训斥了半天,也是感觉累了,就开始想办法,毕竟那可是自己的孙儿啊,亲孙子,可不能就这样废了。他一定要救自己的孙儿,不过他也明白,这种病需要的神物太珍稀了,如果是正派人士还好,虽然珍稀但是还能找到,可是自己宗门修炼的事邪术,与那些神物刚好相克,就算是找来了,也不是救血灵,而是害他。

    两个人思来想去,这天下估计只有一个人有办法了,那就是他们的主人黑玄天帝。血雨在隐退之前一直自己和黑玄联系的,后来自己把位子传给了血神,就把自己与黑玄的秘密告诉了他,然后血神就接替了他的任务,为黑玄服务。

    最后血雨准备亲自去找黑玄求药,毕竟他也是跟随黑玄了一辈子了,他应该会看在自己的苦劳上给予自己帮助,不管结果如何,他都要去试一试。

    血神听后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就让他去吧!自己还要继续完成黑玄的任务,毕竟日子也越来越近了,他也要抓紧时间了。

    血雨离开了宗门,他要去一趟天帝宫,那地方他没去过几次,一般都是黑玄的分身亲自找上门来通知他们,他也是只有遇到紧急的状况才去那里向黑玄报告自己的问题。他没有时间了,为了更好的解决血灵的问题,将他的心魔祛除,他必须要赶在血灵回来之前拿到解药,要不然可能就要耽误了病情,到时候就麻烦了。

    所以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次虽然没有紧急的事情要禀告,但是为了自己的孙儿的前途他愿意闯上一闯。血雨心里也是暗自希冀,希望黑玄天帝可以看在自己心为他卖命多年的份上,赐下神药,解救自己的孙儿。

    天帝宫位处上苍之地的中心的上方,下面是圣天帝国的首都天帝城。天帝宫就是黑玄的闭关地,当然里面也是一片天地,灵力非常浓厚,而且自成一域。这一日,血雨就到了九天之上,来到了天帝宫宫门前,直接跪在了门口,心中渴求天帝能见他一面。

    他不敢多语,因为天帝也可能在修炼,万一他打断了天帝的修炼,到时候怪罪下来,他可承受不起。于是他就心中默念,希望能得到召见。

    “进来吧!”天帝宫里面传来了浑厚的声音,可是听在血雨耳朵里就像是天籁。他就知道天帝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感受到自己的。

    血雨赶紧诚惶诚恐的走了进去,看着空旷的大殿,心中不由得起了肃穆之意,这里可是天下最强者的闭关地啊!我虽然不是第一次进来,但是每一次来都感觉意境不同,感觉天帝修为更加精进了,估计冲破主宰,打破神话应该是迟早的事。

    “你来有什么事,说吧!我时间很紧。”大殿里除了血雨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却有声音在回荡,当真是诡异的紧,但是血雨也并不害怕,见得多了也就不怪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