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血雨就赶紧把自己孙儿被心魔侵蚀的事告诉了黑玄天帝,然后也说出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希望天帝赐药,救救他的孙儿。

    血雨一口气说完了,因为天帝说了他很忙,自己就不能过多的打扰。他没有现身就说明他还在修炼,只是体恤自己这些老臣,才出来一见。

    他说完之后也不说话了,大殿里就变得安静了,没有人说话,血雨去也不敢出口询问,因为他不知道现在天帝是怎么想的,到底有没有办法,或者到底想不想帮自己。

    不过等了一会,一个盒子就凭空的出现在血雨的面前,里面流露出的气息,告诉让血雨明白这应该是一件秘宝。

    同时声音又出现了,

    “这是一个地狱佛菩提,是当年我杀了一个佛道魔修得到的,应该可以帮助你解了你所说的那种心魔。还有你一定要记住,治疗的时候一定要有高手在他身边辅助,要不然他可能会承受不了。好啦!你走吧,我要继续修炼了,对了还有我跟你们安排的计划要加快了,我已经快等不及了。”声音快速的说完,就消失了。

    血雨认真的记下了天帝的话,他也没想到会那么顺利,拿到了地狱佛菩提,他很高兴,自己的孙儿终于有救了,他就对这大殿鞠了一躬就离开了,他了不想错过了自己孙儿的最佳医治时间。

    其实血雨刚离开血宗不久,血灵和血宗的那个长老就被马车送了回来,一路畅通无阻的冲向了血神所在的别苑,因为血宗长老要赶紧带着血灵去见宗主,然后让他想办法。不一会他们二人就见到了血神,血宗长老战战兢兢的把血灵拉到了别苑里。

    因为血灵现在还是浑浑噩噩的状态,所以他根本不认识任何人,连血神也忘了,只是听从血宗长老的话,因为他脑子出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血宗长老。

    血神看着血灵的样子,让他很是心疼,究竟是谁伤害了自己的儿子,让心魔侵蚀了他的头脑,一股怒火冲霄,他要受不了了,一掌劈碎了大厅内刚才唯一完好的宝座。

    他直接把血灵拉到自己的身边,通过神识进入他的体内检查他的的状态,没想到血灵体内比血神想象的还恶劣,心魔已经快要侵蚀了他所有的神识,现在估计只依靠他自己的实力,再也不会清醒了。

    不过血神又想到自己的叔叔已经去天帝宫求药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求到,到时候应该可以拯救自己的儿子,毕竟天帝给的药那能是凡物,绝对可以药到病除,想到这里,他就直接把血灵给封印了,因为这样可以减缓心魔侵蚀的进度,减小对他以后资质的伤害。

    处理完这一切,他就开始问这个血宗的长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把血灵变成这样的。其实他自己也是有些猜测,因为当时自己为了让血灵将来继承宗主之位的时候可以服众,就让他出去抓捕小贼,不过后来听了传回的消息说没有抓到,然后自己就派给了他另一个轻松的任务,那就是去玄武王朝帮助齐景才夺得王位。

    难道是在那里出了问题吗?不过玄武王朝怎么会有那么强的高手,竟然可以对自己的儿子这种仙王五阶的高手造成这样的伤害?

    血宗长老一听血神这样问,就赶紧一五一十的把他们在玄武王朝和迷雾森林里发生的事说了出来。他还特地的加重了自己为了救血灵,先后将自己置于危机中的描写。

    因为他看不透血神到底想怎么处置他,所以他尽量的往自己身上说一些功劳,希望血神能看到自己的这些苦劳,饶自己一命,毕竟他还不想死。

    不过血灵毕竟是血神的亲侄子,而且还是对他极其看重,现在竟然变傻了,要谁都会发怒。而自己和他一块出生入死,血灵傻了,自己还好好的,这就有些说不过去,看着暴怒的血神,他忍不住的颤抖,他可清楚的记得血神的手段,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如果血神要杀自己,那可真是太冤了,因为这血灵发疯,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想不通。血宗长老也是想不明白,明明对手也没有对血灵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还是把他们给放了,然后血灵自己就出问题了。

    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要不是当日血灵发出消息,需要支援,他们二人为了讨好未来的宗主就马不停蹄的去了,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自己的一个老兄弟死了,现在自己的性命也有些危险。

    血神听完后很是生气,原来只是一个小子就把自己的儿子给搞成了这般模样。这让他愤怒异常,恨不得现在就出手亲自杀了那个小子解恨,不过现在黑玄天帝的计划近在眼前,他没有时间分身,要不然自己就去和叔叔一块求药了。

    而且血灵刚刚回来,还要等药医治,自己也不能分身,还是等叔叔回来之后让叔叔出手吧!自己还要赶紧和兽族的那些高层谈判,毕竟他们最近由于对白虎王朝,久攻不下,现在好像有些懈怠了,这可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想到这里他就很愤怒,自己的计划遭到延迟,要是天帝知道一定会怪罪与他,现在自己的儿子也受到这种伤害,让他有一种被天地抛弃的感觉,这段日子太不顺了,他想杀人。

    血神看了一圈儿,大殿里再也没有可以毁坏的东西了,他就把目光锁定了这位跪在地上的血宗长老。

    看着这个人血神心里很不平静,他和自己的儿子一块儿从那里回来,却没有受到一点儿伤害,反而是自己的儿子成了这般模样。一定是他保护不利,还说什么自己忠心为主,简直是把自己也当傻子。

    现在没有出气的地方,那就把这一个废物给灭了吧,连自己的主子都保护不了的东西,杀了又何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