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公主殿下?

    轻语和红颜快速地相视一眼。

    红颜面无表情的看着黎小暖,眼底一片探究,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是一个公主。

    而轻语的心里却很是慌乱!

    她居然是公主殿下,怎么可能?

    “赫叔叔,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苏齐想辩解,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确实一直把黎小暖当作使唤丫头了,他低着头,有几分自责,不敢去看黎小暖。

    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自责,是因为他没有认出她而自责,还是因为烫到了她的手指责?

    “公子。”黎小暖看着他躲避的眼神,声音也冷了几分。

    感觉到她的声音有些冷,苏齐蓦然抬眸看着她,只见她目光平淡冷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苏齐的心,瞬间有一股害怕的感觉腾升起来,黎小暖这样的眼神,好陌生,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黎小暖,你不会那么小气吧,就因为本公子第一次没有认出你来,你就这样冷冰冰的看着我,是不是?”苏齐的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

    这件事情,他感觉自己不说出来,心里会郁闷死的。

    赫云霆一听,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快速地出口问道:“齐儿,你看到了小暖,没有第一眼认出小暖来?”

    “赫叔叔?”苏齐瞬间觉得赫叔叔越来越不会懂得察言观色了,他还嫌他和黎小暖之间不够乱吗?他还来火上浇油。

    赫云霆腹黑一笑,他就是故意的。

    齐儿从小就把黎小暖当成一个笨笨的小女孩,十年前,他去了一趟蛟龙国回来,十句有八句是黎小暖。

    现在黎小暖回来了,他却没有在第一眼认出黎小暖来,他突然觉得这事情很好玩。

    “还痛吗?”苏齐没有时间理会赫云霆,而是看着黎小暖。

    “嗯!”黎小暖点了点头,这泉水她知道,有很好的治疗功效。

    “说你笨,你还真笨,你这修为不低,想什么呢?把自己烫成这样?”苏齐没好气的训斥道。

    低头看了一眼泉水,他目光突然微微一眯。

    这汤里有毒。

    他快速地抓起黎小暖的手,看了看她被汤红的地方,汤很烫,手背上的皮肤就像被烫熟了一样,有一层皮都已经起来了,有着淡淡的青黑。

    苏齐看着,心和肝都在滴血般的痛。

    “轻语,你眼睛瞎了吗?还有,这汤里是怎么回事?”苏齐目光森然的看着轻语。

    在他心里,黎小暖从小就是一个他能欺负,别人不能欺负一分的人。

    轻语被苏齐这么一吼,瞬间惊慌失措。

    “公子,是轻语太不小心了,轻语以后一定会认真做事的。”轻语自动忽略了苏齐后边的那一句汤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要黎心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黎小暖,除了你,还有谁碰过这汤?”苏齐目光严谨的看着黎小暖。

    他知道,黎小暖是不会害自己的。

    “只有我一个人碰过,不过期间我去了一趟井边洗菜去了。”黎小暖轻轻地咬着唇瓣,一脸委屈,她在赌,他信她多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